花若初见_兰

#rg#sumire kita#boryana kaleyn

洪荒之力火出国界,歪果语怎么说?

能飞英语:

在里约奥运第二天结束的女子100米仰泳半决赛中,中国选手傅园慧以58秒95的成绩获得第三,晋级决赛。赛后,傅园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:对于这次比赛,自己没有保留实力,已经用了“洪荒之力”。于是“洪荒之力”一词迅速走红。






傅园慧口中的“洪荒之力”究竟是什么“力量”?


@国家地震台网官方微博给出了科学的解释:


洪荒 —— 指地球形成以后早期状态,一切都在混囤蒙昧之中,那时候的地壳很薄,地震频发,温度极高,造山运动引发了多次大洪水。经过几轮造山运动后,地球上的大气环流逐步建立,地壳也趋于稳定。可见,洪荒之力,确实很强大。




爱学习的同学们就问了,这个“洪荒之力”用歪果语怎么表达呢?


央视英语新闻频道官方微博@CCTVNEWS 在一段报道中给出了一个答案:


A new Internet meme has emerged after Chinese swimmer Fu Yuanhui reacted exaggeratedly to her personal best performance in Rio 2016 women's backstroke semi-final. "I've been utilizing prehistorical powers." she told CCTV reporter. Her comment has also become part of the meme.
中国游泳选手傅园慧在里约奥运会女子(100米)仰泳半决赛中游出个人最好成绩后的夸张反应成为网络热点。她在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说:“我已经用了洪荒之力。”然后,这个说法也火了。




这里用prehistorical powers来表达“洪荒之力”,从字面上直接反应了地球形成早期,也就是“史前”这个概念。


看到这个版本以后,飞儿就在微博上跟读者们讨论了一下,看看有没有别的表达方式。有几位读者给出的建议还是很靠谱的。


如果按照傅园慧接受采访的语境,她说半决赛没有保留,“已经用了洪荒之力”,其实就是“不遗余力、用尽全力”的意思,所以,我们可以用很直白的用“I have tried my best, I have given my full play ” 或者“I spared no effort ” 来表示。


而如果一定要找一个英语中的说法来传递与“洪荒之力”接近的意思,有两位读者提供了参考:



@__Voyager__:其实在英文中已经有counterpart了。私译为:I have the Force with me. 西方人民喜闻乐见的星球大战里,原力就是这么个力。英文解释原文子数(编辑更正:字数)限制贴不了,但是其和洪荒之力都有原始,宏大的观感,用于现实和个体身上又多了一些戏谑与调侃般的不正经。我觉得用原力就挺贴切的,这才能突出逗逼属性。



@winter冬冬winter: 突然想到功夫熊猫里面有句话"I knew I didn't eat up to my potential(我就知道我没发掘出自己吃这方面的潜力)"。“我已经使出洪荒之力”的译法也可以参考下这个,说成“I have swum up to my potential.”




这两个“拿来之笔”,飞儿都很喜欢,能够从英文中找到最贴切、意思最相近的表达方式才是最靠谱的,因为英语表达的目的是要让讲英语的读者明白我们的意思。如果单纯停留在字面翻译,反而可能让人家一头雾水。


另外,飞儿抛砖引玉发帖时用的the power of nature/the mystical powers that can change the universe这个表达,读者们表示,这样的翻译基本算做到了翻译中的“达”,但是没有传递出“洪荒”的感觉。


我们继续努力!也欢迎大家继续贡献你们的智慧。




下面,我们来回顾一下傅园慧接受采访时的金句。



记者告诉她成绩是58秒95时,她表示很吃惊:


①“58秒95?啊?我以为是59秒。我有这么快?我很满意!
"58,95 ? ! I thought I did 59 seconds! Am I that fast? I am very pleased!"




在记者问她半决赛是否有所保留时,傅园慧直摇头,


② “没有保留,我已经……我已经……用了洪荒之力了!
"I wasn't holding back, I have given my full play!"



③ “我用了三个月做了这样的恢复,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,真的太辛苦了,有的时候感觉我已经要死了,奥运会训练真的生不如死。


"It took me three months to get back to this level, you have no idea what I've been through. It was tough like hell. Sometimes I felt I couldn't survive this. Training for the Olympics was killing."




在被问及决赛有什么期待时,傅园慧回答:


④ “没有,我已经很满足了。
"Not at all! I am already very pleased!"




评论

热度(43)

  1. 花若初见_兰能飞英语 转载了此文字